张无忌是金庸小说《倚天屠龙记》的男主角,同时也是金庸小说中最绝顶的高手之一。 出生起在冰火岛过着原始生活,踏足中土后即幼失怙恃,中寒毒命危,带病习医,义送孤儿。忍受寒毒煎熬七年,福缘际会, 身兼“九阳神功”、“太极拳、剑”、“圣火令神功”、“乾坤大挪移”、“七伤拳”、“少林龙爪手”等盖世武功,在书中几近无敌于天下。 生性随和,宅心仁厚,精通医术药理;20岁凭盖世武功当上明教教主统一明教,领导百万教众、武林群雄反抗元朝高压统治。最终获得武林至尊屠龙刀,及刀剑中的兵法和秘笈《武穆遗书》、《九阴真经》和《降龙十八掌》。

生平概述

张无忌生性随和,不爱记仇,为人善良,侠义为怀。天资聪颖,不论武功、医术皆臻上乘。由于不善权谋,在领导明教众人走上覆元的道路后,选择归隐一途。

身世

张无忌是“武当七侠”之五侠“银钩铁划”张翠山与天鹰教紫薇堂堂主殷素素所生的儿子。

他的双亲刚相识不久,便互生情愫,王盘山一役后被“金毛狮王”谢逊胁持,其间遭遇海难,流落到杳无人烟的冰火岛上。

到了冰火岛,在岛上成亲,生下一子。为保护幼儿性命以免遭谢逊毒手,夫妇二人遂与谢逊结拜,认谢逊为儿子的义父,又将儿子名为“张无忌”,借此纪念谢逊去世多年的亲生儿子谢无忌,以表结义之诚意。张无忌出生至十岁以前都跟了谢逊的姓,叫作“谢无忌”,直到一三口回到中原后才改回原姓。

在昆仑山时,张无忌曾经向蛛儿说自己叫“曾阿”以掩饰身份,“曾”取自“张”和“殷”两个字的切音,“阿牛”则取自“蝶谷医仙”胡青牛,其后亦用过这名字行走江湖。

儿时遭遇

张无忌的幼年在冰火岛渡过,其间跟父亲学过一些武当派入门武功,又给义父传授崆峒派绝学“七伤拳”之口诀,直到十岁才跟父母回到中原。

回到中原后,因武林人士追问谢逊与屠龙刀的下落,张翠山夫妇为保守秘密而被迫在武当山紫霄宫前双双自尽,而张无忌被“玄冥二老”之一鹤笔翁以“玄冥神掌”打伤后,只能依靠太师父张三丰、师叔伯等人以深厚内力灌入体内才得以续命,但仍然净除不了他身上的寒毒。

两年后,随太师父离开武当山至嵩山少林寺求取“少林九阳功”不果,却在汉水渡口遇见明教中人常遇和年幼的周芷若。与太师父分别后,随常遇春到淮北蝴蝶谷寻访“蝶谷医仙”胡青牛。由于玄冥神掌的寒毒毒性异常厉害,连胡青牛也束手无策,只能每日为张无忌驱散寒毒,却没法替其根治。这寒毒阴冷无比,间歇发作,一次比一次厉害,缠得张无忌死去活来。

在蝴蝶谷居住两年有余,期间张无忌的伤病并没有得到痊愈,倒学会了胡青牛的一手高明医术。

其后金花婆婆前来蝴蝶谷报却夫仇,把胡青牛夫妇杀掉,张无忌幸得峨嵋派掌门灭绝师太之助才能免于被害。在纪晓芙死后,张无忌便带着她的女儿杨不悔千里迢迢到西域昆仑山寻访杨不悔之生父、明教“光明左使”[杨逍]。

其间被昆仑派掌门“铁琴先生”何太冲陷害,险些丧掉性命;接着又给“惊天一笔”朱长龄和自己恋慕的朱九真诱骗,旨在套取谢逊及屠龙刀的下落。

后来张无忌无意中识破了朱长龄的奸计,欲逃脱时与朱长龄双双跌落昆仑山一山谷之平台上,自己因身子瘦少而穿过平台一狭窄山洞走进一个世外桃源,朱长龄却不能穿过山洞而被困于外。

在这山洞后的世外桃源里,因偶然救了一只白猿而获得完整的《》。修习九阳神功达五年有余,不但缠绵体内多时的寒毒尽皆驱除,且内力更臻浑厚至极、出神入化的境界。

明教教主

二十岁的张无忌出谷之后不久,便即为自己的惊世内力小试牛刀,先助蛛儿打退武烈、何太冲、“毒手无盐”丁敏君等人,又在西域大漠时不避不挡的硬接峨嵋派掌门灭绝师太的“飘雪穿云掌”、“截手九式”和“佛光普照”三掌而能保住性命。

随后,张无忌被“布袋和尚”说不得用“乾坤一气袋”掳上明教总坛光明顶,却在袋中阴错阳差的把《九阳真经》最后一关冲破,神功遂得以大成。

后又因追赶成崑而与小昭走进秘道,意外获得波斯明教的护教神功“乾坤大挪移”心法,因身负极为深厚的内力,使其在数个时辰内练至第七层,并因之而脱险。

此时年纪轻轻的张无忌,武功已是当世数一数二,适逢六大门派围攻光明顶,明教陷于存亡之间,张无忌挺身而出,使“乾坤大挪移”力挫“六大派”(崆峒派宗维侠、常敬之、少林派空性神僧、华山派鲜于通、高老者、矮老者、昆仑派何太冲、斑淑娴、峨嵋派灭绝师太、武当派宋青书),亦因其盖世武功,被明教上下推举为第三十四代教主,领导明教走上反元的道路。

巧遇郡主

张无忌欲到冰火岛接回义父谢逊,遂率领明教中人返至中原,途中闻得六大派离开光明顶后相继失踪,接着在甘凉大道上巧遇女扮男装的赵敏正持着“倚天剑”,命其手下将欺凌百姓的元兵射杀,众人不疑有诈,接受赵敏邀请往绿柳山庄歇息,遭赵敏暗中下毒。张无忌为取解药,与赵敏双双坠进机关陷阱之中,二人肌肤相亲,赵敏对张无忌渐生爱意。

众人到达嵩山少林寺后,惊见少林派遭人血洗,还嫁祸于明教,张无忌知事态非比寻常,便与韦一笑赶往武当山营救。在武当山上,得太师父张三丰传授其新创绝学“太极拳”和“太极剑”,并以此将赵敏旗下的武林异人“八臂神剑”方东白及来自西域“金刚门”的阿二、阿三打成重伤残废,替父母、师叔伯等人报却大仇。

当得悉一切乃赵敏所嫁祸后,便逼迫赵敏说出六大派的下落,并交出“黑玉断续膏”以医治三师伯俞岱岩及六师叔殷梨亭

当获悉六大派因中了十香软筋散而给赵敏囚禁在大都万安寺后,遂与杨逍、韦一笑前往营救,其间遇见潜伏汝阳王府多年的光明右使范遥。范遥使计从玄冥二老手中骗得十香软筋散的解药,让六大派中人回复内力,及后张无忌施展“乾坤大挪移”神功使众人从万安寺高塔中跳下地面而能安然无恙,只刚卸任的前峨嵋派掌门灭绝师太因不愿接受魔教的相助而堕下身亡。

结怨生仇

金花婆婆凭出色的航海技术找到冰火岛的所在,把谢逊带至灵蛇岛,以便骗得屠龙刀与灭绝师太一决高下。当得悉灭绝师太被困在万安寺后前往救人,闻得噩耗后无奈返回灵蛇岛,并将新任峨嵋派掌门人周芷若一并掳走。张无忌、赵敏、小昭三人扮作舵工,与金花婆婆师徒、被掳的周芷若一起乘船到达灵蛇岛,重遇义父谢逊,却不立即表露身份。

金花婆婆欲得到屠龙刀以报夫仇,与谢逊交手决战。张无忌从二人对话得悉金花婆婆的原来身份便是销声匿迹多年、明教四大护教法王之一的紫衫龙王黛绮丝。

便于此时,波斯明教派来的使者“风云三使”──流云使、妙风使、辉月使前来灵蛇岛捉拿犯了教规的黛绮丝。张无忌为保护义父而与风云三使过招,尽管内力深厚,却给对方所施展的源自古波斯的“圣火令武功”弄得一筹莫展,后来从圣火令上记载的经文学习了这门古波斯武功才晓得对应之法。风云三使虽武功高强,却遭了暗算,张无忌等人因此能成功逃脱。

黛绮丝、小昭二人跟随波斯明教中人离开后,张无忌、赵敏、周芷若、殷离、谢逊五人乘坐波斯船到达一荒岛上,好让殷离静心养伤。一日,张无忌发现自己身中“十香软筋散”,赵敏和屠龙刀、倚天剑同告失踪,而谢逊和周芷若亦受了点伤,殷离更已死去。张无忌认定是赵敏所下毒手,元凶周芷若假意在旁怂恿张无忌务必手刃仇人,精明的谢逊却隐忍不发。及后张无忌、周芷若在岛上订下婚姻之约,义父谢逊作媒。

回到中原后,张无忌在辽东遇上赵敏,却下不了手将其杀掉。其后谢逊、周芷若相继失踪,张无忌为寻二人下落到处打探,终于发现周芷若落在丐帮手中。急欲救回未婚妻而硬闯丐帮大会落脚之处,双方酣斗之际,杨姓后人黄衫女子从天而降,并带同前丐帮帮主史火龙遗孤史红石一起前来,当众揭穿成崑、陈友谅的奸谋。

张无忌与周芷若拜堂成亲之日,赵敏突然出现,把谢逊处于险境的消息告知张无忌,并要求张无忌兑现第二个承诺,不与周芷若成亲。张无忌为救义父心切,无奈终止拜堂随赵敏离去。周芷若悲愤交加,对张无忌恨之入骨,并发誓与他一刀两断。

刀剑揭秘

赵敏把张无忌带至河南少室山下欲营救谢逊。张无忌扮作樵夫混入少林寺,发现成崑竟然未死。原来成崑在光明顶上诈死以掩人耳目,好让其祸乱武林的奸计得逞。遂暗中跟随成崑,得悉谢逊受困之地,乃少林寺以北百丈外的一座小山峰上,由达摩堂三位得道高僧渡厄、渡劫、渡难看管。张无忌独自闯关,却破不了三大神僧的“金刚伏魔圈”,尚未能救回谢逊。

屠狮英雄大会上,周芷若有心当武林盟主,张无忌对弃守婚约一事感到愧疚,故交手时暗中相让。及后二人合力救出谢逊,周芷若欲杀人灭口将谢逊击毙之际,黄衫女子杨氏又再出现,并以正宗“摧坚神爪”将其制服,并将其身上的“十香软筋散”和两块刻有桃花岛地图的铁片交给张无忌,揭破周芷若在荒岛上下毒害人、盗去屠龙刀和倚天剑的秘密。其后经锐金旗吴劲草借用圣火令,重新铸造好屠龙刀(吴劲认为倚天剑害过帮中不少兄弟而不肯重铸),因谢逊以归于少林,所以屠龙刀应属少林,但少林派不欲接获,而倚天剑乃峨嵋派的镇派之宝,所以倚天剑应属峨嵋派,但峨嵋派一干人不欲接获,所以屠龙刀与倚天剑以属于张无忌。

张无忌身任明教教主,成功消除明教与各大门派的隔阂,获得屠龙刀后更号令天下,更得到武学巨着秘籍,成为一代宗师。将《武穆遗书》交给明教中人徐达,使其用兵如有神,率领义军连败元兵,威震漠北,最终将蒙古人赶回北方塞外,还我汉族河山。

诸事结束后,张无忌卸下明教教主之职,由杨逍、范遥、彭莹玉等人暂行代理,自己带着心爱的赵敏退隐江湖。

感情关系

张无忌少年时带着杨不悔前往西域,互相建立了深厚的兄妹之情,两人以“无忌哥哥”和“不悔妹妹”相称。其后张无忌遇见朱九真后便给其美貌深深吸引,一直暗恋着她,曾经为了她而舍命出手,但最后发觉她只是为父亲骗取屠龙刀的人。

张无忌在书中有着五位红颜知己。

  • 张无忌称他的表妹殷离做“蛛儿”,曾经亲口说过要娶她为妻,不过蛛儿只是心中记着以前在蝴蝶谷见过的少年张无忌,只叫成人的张无忌做“曾阿牛”。是张无忌第一个未婚妻。
  • 张无忌和不悔这对青梅竹马相处最久,共患难,这是他当年小小年纪智斗敌人的时刻,后才被胡青牛接到明教报告才接过来住、治疗,也是因此培养他成名医。
  • 张无忌和小昭则互相有极亲切的感觉,互相关照,小昭只想永远服侍他,不过她还是需要回波斯当明教圣女,不能和张无忌一起生活。在第三版中,回到波斯的小昭送了一封信给张无忌,表明自己的感受,又送上明教失落多年的六枚圣火令,使张无忌的教主地位更明正言顺,令张无忌甜蜜又酸楚,深受感动。
  • 张无忌和峨嵋派的周芷若有一日的“一饭之恩”。周芷若的师父灭绝师太命她发誓专情于宋青书时,结果为了得到张无忌不惜设计强迫抢订婚约,然而张无忌绅士之礼,引来更多追求者,使周芷若十分吃醋。后来周芷若变得虚伪狠辣,使奸计偷取倚天剑和屠龙刀并杀害毁容殷离嫁祸赵敏,想逼张无忌与其订婚,但张无忌难忘之前殷离婚约之情,拖拖拉拉以三四年为理由,结果周芷若不惜以语言相激。
  • 张无忌和娇艳美丽不可方物、聪慧机敏的郡主赵敏可以算是最幸福的。张无忌虽与周芷若、蛛儿、小昭都有情,但最后选的人始终仍是赵敏,觉得和她一起才感到快乐。他们初时的身份是敌人,但随后两人互相协助,日久生情,在少室山下更充当一对小夫妻,直是蜜里调油,觉得对方是自己心中最重要的真爱。相关原文如下:
  • 芷若,我对你一向敬重,对殷家表妹心生爱慕,对小昭是意存怜惜,对不悔义尽呵护,但对赵姑娘却是……却是铭心刻骨的相爱。
  • 芷若,我对你一向敬重如山,对殷家表妹心生感激爱慕,对小昭是意存同情怜惜,对不悔义尽关怀备至,但对赵姑娘却是……却是铭心刻骨的相爱。

然而作者金庸于后记却又写道:

  • 张无忌其实处理感情干净例落,对于周芷若、赵敏、殷离、小昭这四个姑娘,这是他决定在互相相爱对赵敏立场点,而且殷离已死,最后对周芷若也这般实话实说,但在金庸内心深处,其实他希望拖泥带水,始终不解谜,到底爱哪一个姑娘更加多些?恐怕作者希望他不知道,既然他的个性已写成了这样子,作者也无法干预,一切发展全得凭查史稿了。
  • 张无忌个性善良,并总看到人光明、美好的一面,因此在面对与他有感情纠葛的四女时,张无忌喜欢看她们光明之处,各有特色,值得张无忌欣赏之所在,但是张无忌感情的终点站也因此选择好了。

武功和武器

圣火令  

波斯明教的镇教圣物,为白金玄铁和金刚砂混和铸成,质地坚硬无比,共六枚,长短大小各不相同,似透明,非透明,令中隐隐有火焰飞腾,颜色变幻,每枚令上皆刻有“山中老人”霍山所铸的武功精要。另有六枚圣火令,上面刻有明教申令的三大令、五小令。

十二枚圣火令由波斯一同传入中土,一向为中土明教教主的令符。在传到第三十一代教主时被丐帮夺去,并辗转经波斯商贾重新流入波斯总教。

张无忌在灵蛇岛与风云三使激战时夺去六枚刻有古波斯武功的圣火令,其余六枚则要待小昭当上波斯明教教主后才将之送回中土明教,交到张无忌手中。

梯云纵

武当派的轻功绝技,堪称轻功中的轻功,其注重身法的轻灵,不以步法多变来迷惑对手,要旨是身形轻巧,高低进退自如。

九阳神功

乃根据《九阳真经》里面的口诀修炼出来的一门至高无上的内功心法。

武当长拳

武当派三十二势入门功夫,拦截架格,腾挪闪让均要求出手有力,发脚迅速,手足齐到,动作分明。

七伤拳

崆峒派镇山绝技,可以同时发出或刚猛或阴柔的不同劲力,摧伤敌人脏腑,拳力复杂,吞吐闪烁,变幻万端。但使用时会令自身脏腑也受到伤害。由于张无忌的“九阳神功”极为浑厚,因此他使用七伤拳时完全没受半点反扑伤害,威力亦更胜“崆峒五老”跟谢逊。

龙爪手

少林七十二绝技之一,共分三十六式,手指坚硬愈钢,铁指开砖如泥,手如钢爪般抓树撕皮,搓石成粉,剑指开顽石等铁指神功,瞬间致敌于伤残。在和空性神憎战斗时利用战斗时间和天生的悟性学会。

太极拳法

武当派镇派之宝,集道家武学之大成的拳法,讲究太极圆转,永无止境,用意而不用力。

太极剑法

武当派镇派之宝,集道家武学之大成的剑法,讲究神在剑先,绵绵不绝,以画圈的方法对付敌人。

圣火令武功

“山中老人”霍山所创的诡异武功,路数指东打西,令人防不胜防,身法怪异达极点,是旁门左道武学的巅峰,算是一门邪道武学。

乾坤大挪移

波斯明教总教的镇教之宝,此心法共分七层境界,是运劲用力的一项极巧妙法门,可以激发常人体内潜藏的力量;要旨是武学中的“借力打力”、“四两拨千斤”,但其中变化神奇,却是匪夷所思;能制造对手破绽,寻瑕抵隙,对方百计防护,尚且不稳;能积蓄劲力,将对手的力量渐渐积蓄,突然间反震出去,便如一座大湖在山洪爆发时储满了洪水,猛地里湖堤崩决,洪水急冲而出,将对手送来的力量尽数倒回;掌力游走不定,虚虚实实,能将对手的力量同时粘住了;能牵引挪移敌劲;颠倒一刚一柔、一阴一阳的乾坤二气,能转换于不知不觉之间,外形上便半点也看不出来了等。

倚天剑

传说:“武林至尊,宝刀屠龙,号令天下,莫敢不从!倚天不出,谁与争锋?”“屠龙”指屠龙刀,“倚天”则指倚天剑。倚天剑乃峨嵋派的镇派之宝,灭绝师太之徒周芷若为取《九阴真经》,不惜以倚天剑及屠龙刀互砍而分别断成两截,解锁需要桃花岛地图及后落入破解阵法的人手中,成为张无忌的兵器。

屠龙刀

传说:“武林至尊,宝刀屠龙,号令天下,莫敢不从!倚天不出,谁与争锋?”“屠龙”指屠龙刀,“倚天”则指倚天剑。屠龙刀与倚天剑因称“武林至尊”而被武林中人视为宝物。屠龙刀原为张无忌义父金毛狮王谢逊所持有,其后,周芷若为取武学宝典,不惜以倚天剑及屠龙刀互砍而分别断成两截。其后经锐金旗吴劲草借用圣火令,重新铸造好屠龙刀,及后落入张无忌手中,成为张无忌的兵器。

人物经历

江湖流传一句话︰「武林至尊,宝刀屠龙。号令天下,莫敢不从。倚天不出,谁与争锋。」武林中人便因此而展开对「倚天剑」与「屠龙刀」两把兵器的激烈争逐。

武当派俞岱岩偶然得到「屠龙刀」,欲返回武当山将之交给师父张三丰发落,途中却遭天鹰教暗算擒获,「屠龙刀」被夺去。

天鹰教于王盘山岛举行英雄宴,席间展示「屠龙刀」,「金毛狮王」谢逊于此时突然现身并将宝刀夺去。谢逊以「狮子吼」将众人震至失聪后,掳走武当派张翠山及天鹰教殷素素乘船离岛。三人在海上遇难,辗转流落到冰火岛,在岛上一住便是十年,其间张翠山与殷素素成亲,并生下一子张无忌。

十岁的张无忌与父母返回中原,谢逊则继续留在冰火岛,苦思「屠龙刀」有关「号令天下」的秘密,好让自己能报却妻儿之仇。

在武当山上,张无忌的父母不肯向武林人士道出谢逊及「屠龙刀」的下落而双双自杀。

十年后,谢逊的仇人「混元霹雳手」成昆蓄意挑起武林争端,教唆「六大门派」围攻明教的总坛「光明顶」,临近事成之际却给身负「九阳神功」和「乾坤大挪移」心法的少年张无忌弄砸,功亏一篑。其间,张无忌给峨嵋派周芷若用「倚天剑」刺中右胸后竟只受伤而不死,由此察觉到周芷若对自己已生情意。

张无忌天性淳厚,待人友善,不欲正、邪两派互相残杀,遂挺身介入光明顶一役里,使明教免却灭顶之祸。张无忌在此役后名震天下,凭着盖世武功,年纪轻轻便当上新任明教教主。

六大门派于回程时遭汝阳王府的「绍敏郡主」赵敏所派遣的高手伏击后悉数被擒,囚禁于大都万安寺内。峨嵋派的镇派之宝「倚天剑」,亦落入赵敏手中。张无忌救回六大派后,应赵敏借看「屠龙刀」之请求,欲到冰火岛找义父谢逊去。其间却打听到义父的下落,二人遂乘船到灵蛇岛,重遇谢逊。原来灵蛇岛的主人金花婆婆,曾败在峨嵋派掌门人灭绝师太的「倚天剑」之下,遂接回昔日伙伴谢逊到岛上来,欲向其借取「屠龙刀」,以雪当年一败的耻辱。

金花婆婆随明教总教使者离开到波斯去后,张无忌、谢逊等人为避开中原武林人士赶来抢夺「屠龙刀」而离开灵蛇岛,并流落到附近的荒岛上。周芷若在岛上把众人迷倒后将「倚天剑」和「屠龙刀」盗去,然后互砍刀剑,取得收藏在剑内的武功秘笈《九阴真经》,并藉此练成「九阴白骨爪」和「白蟒鞭法」,成为一流高手。

成昆在消灭明教、控制丐帮的阴谋相继失败后便欲向少林派下手,先将重返中原的谢逊擒获,并将之囚在少室山以作诱饵,再教唆少林空闻方丈举行屠狮英雄大会,欲使各门各派自相残杀,好让自己坐收渔人之利。最终成昆的诡计在张无忌、赵敏、「神雕侠侣」之后人黄衫女子等人的干预下再次功败垂成,及后更被谢逊的「七伤拳」打至筋脉尽断,成为废人。

在少室山上,周芷若欲把谢逊除掉之际,被黄衫女子及时出手阻止,又被其正大光明的《九阴真经》武功「摧坚神爪」所制服,自己在荒岛上的劣行跟着亦当众被揭破。

其后张无忌、赵敏二人从周芷若身上取得《九阴真经》、《武穆遗书》及两块刻有桃花岛地图的铁片,由此得悉「屠龙刀」、「倚天剑」的秘密。原来,在南宋末年,在元军侵入宋境、襄阳快失陷时,大侠郭靖黄蓉夫妇委托匠人把「神雕侠侣」杨过小龙女所赠的「玄铁重剑」、「君子剑」、「淑女剑」分别熔铸成「倚天剑」及「屠龙刀」,然后将《九阴真经》、《降龙十八掌掌法精义》和《武穆遗书》收藏于其中,寄望后人以此复国。

后来张无忌把《武穆遗书》赠给义军将领徐达,以助其率领义军,连败元兵,将蒙古人逐回塞外,还我汉族河山,大侠郭靖、黄蓉夫妇当年的遗愿亦得以达成。

张无忌卸下明教教主职务后,决定与最爱赵敏寄迹蒙古。(射雕三部曲结束。)

人物评析

一、创作思路

小说“射雕三部曲”的三位主人公形象,基本上是按照正、反、合的逻辑模式发展的。《射雕英雄传》的主人公郭靖的形象当然是“正”,即正统的或正宗的主流意识形态及其文化价值的体现,所谓“为国为民,侠之大者”;相 比之下,《神雕侠侣》的主人公杨过形象则无疑是“反”,冲动偏激、反叛师门、挑战传统价值;张无忌的形象则是“合”,合郭靖的单纯质朴与杨过的聪明伶俐,合郭靖的为国为民与杨过的至情至性。作者是想“极高明而道中庸”,张无忌的形象,是对郭靖形象与杨过形象的一种艺术上的统合或中和。

在《倚天屠龙记》?一书中,我们几乎处处都能发现这种“中和”的痕迹。张无忌出生之地名为冰火岛,这不仅是说这个岛屿是身处北极冰海中的一座火山岛。作为张无忌生命最初的生存之地;这—环境的命名,实际上也暗示了未来的主人公张无忌的性格:冰与火的中和,当然就温暖宜人。进而,张无忌作为武当名侠张翠山与天鹰教“妖女”殷素素的儿子,他身上流动着的血脉也是正、邪两派的中和。进而按照金庸小说的惯例,主人公最突出的武功技艺常常是他的性格与人生的最好的说明或补充。郭靖的降龙十八掌、杨过的黯然销魂掌,无不如是。那么,张无忌的九阳神功、乾坤大挪移和太极拳、太极剑,当然也就应该是主人公性格最重要的提示:第一种神功代表张无忌的热血和赤子丹心,而后两种神功都是对乾坤阴阳的中和与圆转。张无忌出道江湖之后最大的行为目标就是要在以六大门派为代表的正派集团与以明教、天鹰教为代表的邪派集团之间充当和平的使者,谋求正、反之“和”或“合”。

二、张无忌的性格对于《倚天屠龙记》?一书的武林世界,实际上是一个大大的异类。

张无忌生平的—大与众不同之处,是他出生与成长环境的独异。除了上述冰海火山的象征意义之外;在这一环境中出生并成长起来的张无忌,在性格上当然会有明显的与众不同之处。一是冰火岛孤悬海外,与世隔绝,年幼的张无忌虽非孤陋寡闻,但毕竟是耳听者多、眼见者少;二是在这个岛上除了张无忌之外,就只有他的父亲、母亲和义父三人;从小独得三位长辈的厚爱深受不含杂质的爱心润养,培育了他无比淳厚的天性。因此相对于世俗社会的小人和庸人,他是天真的“自然人”;相对于江湖现实中人、他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海中人”。总之,对于《倚天屠龙记》?的世界,张无忌具有彻头彻尾的赤子衷肠,实际上就成了一个地地道道的另类人物。

张无忌性格最突出的一点,就是他过分的诚实与单纯。九岁以前的张无忌一直生活在一个单纯透明的环境之中,从来就没有接触过谎言。所以张无忌不会说谎,也缺乏辨别谎言与欺诈的能力;于是他的一生总是免不了不断地上当受骗。尽管他母亲临死之前谆谆告诫他“要提防女人骗你,越是好看的女人越会骗人”,但这一血的教训仍未能改变张无忌的诚实天性并没有使他从此变得精明起来。而他所经历的人生,也是一段不断被狡计与谎言所欺骗的经历;让人想到法国启蒙主义思想大师伏尔泰的小说名作《老实人》和《天真汉》中的主人公。张无忌并非任何意义上的傻瓜,他聪明而不“精明”,所以在这个精明人的世界中,张无忌也就只能像老实人、天真汉那样,成为世俗社会欺骗的对象和笑料。当然,从另一角度看,张无忌这样的老实人、天真汉,也同样成了我们认识和反思现实世俗社会的一面具有一定光洁度的“镜子”。它照见了江湖,也照见了江山;照见了正派的不正,也照见了邪派的不邪;照见了统治者的残暴,也照见了反抗者的卑污。虽然,在《倚天屠龙记》?一书中,作者的镜子意识——对中国的传统文明、世俗社会以及欲望人生作出映照、反省、批判的创作意识——还不是非常自觉,但这部作品毫无疑问是金庸小说创作的一个重要的转折点——在这部小说之后,金庸写出了《连城诀》、《天龙八部》、《侠客行》、《笑傲江湖》、《鹿鼎记》。其中《连城诀》的主人公狄云是更加地道的“老实人”,而《侠客行》一书的主人公石破天则是更加地道的“天真汉”,《天龙八部》中的段誉不仅仅是小说的主人公,同时还是那个欲望/非人世界的观察者和反省者;《笑傲江湖》中的令狐冲这个主人公最大的性格特征就是不能做政治上的入世入时之人;与之相反,《鹿鼎记》的主人公韦小宝入世而又入时,只不过证明了“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所有这些角色,都不仅是一个传奇故事的主人公,同时也成了那个传奇背后真实的历史文化世界的观察者、反应者或透视镜。金庸小说创作的这一转变,正是从《倚天屠龙记》?及其主人公张无忌开始的。

三、在《倚天屠龙记》?一书中,主人公张无忌不但武功高强,而且医术通神,他有过一段学医的经历,并且有行医的本领和资格,这是张无忌形象的另一个与众不同之处。

在蝶谷医仙胡青牛逝世以后,张无忌堪称当世第一名医。在医德方面,以“见死不救”而知名的胡青牛就设法与宅心仁厚的张无忌相提并论了。

在这部小说中,张无忌随时发挥自己高明的医术,常常成为小说叙事情节的—种重要的推动力,张无忌利用自己的医术疗伤拔毒、治病救人,同时常常借此使自己化险为夷、转危为安。

在这部小说中,张无忌并没有当真以行医为业,但学医的经历加上行医的经验,对这一人物的心理、性格及人生无疑有非常重要的影响。简单地说,就是对他的生命意识、人生观念、善恶价值和人文情怀的形成,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张无忌的医术如何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他的医德和医道——即对生命的了解、重视、理解和悲悯。实际上,张无忌的第—次“出道”,就是为了救人,是出于他的医者仁心的推动:目睹峨眉派对明教锐金旗壮士残忍凶狠的大屠杀,忍不住挺身而出,质问峨眉派,看起来仅仅是个无知小子的天真发问,实际上正是一个大仁大智者对真正“不明真理”者的提示或警戒。然后,张无忌就开始了杀人屠场上的救死扶伤,为锐金旗的壮士们止血包扎。再后来,他又以身相代,宁愿让杀人不眨眼的灭绝师太对他连击三掌,也要阻止这场打着正义旗号的惨无人道的大屠杀。在这样的场景中,张无忌不但是一个英雄、一个侠士,更是一个医生,一个具有悲悯情怀的人道主义者。实际上,在《倚天屠龙记》?中,张无忌所有的行为,无不可以看成是救死扶伤。接着为明教和天鹰教“排难解纷当六强”,后来又为救六大门派的高于而奋不顾身,最后号召和领导天下英雄起而抗元,无不是对人间的“救死扶伤”。医生的职责和仁心不仅深入骨髓,进而泛化为张无忌一切行为的内在动力。

四、年幼的张无忌每天都在玄冥神掌的阴寒痛苦中煎熬,每天都受到死神的威胁,如此长达数年之久。这种独特的经历,对张无忌的心理和性格不可能不产生巨大的影响。

小小的张无忌其时当然还没有什么独立思考的能力,所谓生命意识,其实也不是张无忌苦思冥想的结论,而只是对前辈哲人有关生命思考和议论产生了奇妙的共鸣:“生死修短,岂能强求?予恶乎知悦生之非惑邪?予恶乎知恶死之非弱丧而不知归者邪?予恶乎知夫死者不悔其始之新生乎?”

或许当年的张无忌对《庄子》的道家生命哲学尚未有真正深刻的领悟,因而对生命如“做大梦”、死亡如“醒大觉“之说还只是下意识的心理共鸣。但经历了一番孤独寂寞的出生入死之后。再在光明顶地道中听到小昭所唱的小曲中的“展放愁眉,休争闲气。今日容颜,老于昨日。古往今来,尽须如此,管他贤的愚的,贫的和富的”;“到头这一身,难逃那一日。受用了一朝,一朝便宜。百岁光阴,七十者稀。急急流年,滔滔逝水”,想到十余年艰苦备尝,今日又困处山腹,眼见已无生理,自会“不禁魂为之销”。也就是说,此时的张无忌,已经从住日对死亡的安慰性的想象,上升为对生命的体验和感悟。从盲目的或消极性的乐观,上升为清醒的或积极性的悲观。张无忌再一次在精神脱胎换骨,一旦从山腹中走出,就会让自己的生命大放光芒。

当张无忌出了山腹,走上光明顶,看到的是在六大派围攻之下的明教、天鹰教一败涂地的场面,听到的却是明教、天鹰教教徒们神态庄严、将死亡置之度外的生命的歌唱:“焚我残躯,熊熊圣火,生亦何欢,死亦何苦?为善除恶,惟光明故,喜乐悲愁,皆归尘土。怜我世人,忧患实多!怜我世人,忧患实多!”听到这样的歌唱,张无忌更是不暇多想,挺身而出,想要“排难解纷当六强”。此时,张无忌的生命意识,已经从本能的想象层次、知性的体验层次,进一步上升到理性认知的层次。

五、早在幼年时期,张无忌尚未登上武当山,就被别有用心的玄冥二老抓去,且让他身中玄冥神掌,当然这是为了逼他说出义父谢逊的消息。那求生不得的痛苦煎熬可想而加,但当殷素素问他是否说出了义父的下落时,张无忌昂然回答:“他便打死我,我也不说。”此一言,足见少年张无忌坚强的意志和他的英雄气概。

进而,在蝴蝶谷中受到武功高强的金花婆婆和少女阿离的胁迫;张无忌武功不济,便以牙还手。使得少女殷离对张无忌的个性留下了终生难忘的深刻印象,更好的例子,也许还是当他受到纪晓芙的临终嘱托之后,十四五岁的张无忌便历尽艰辛,将更加幼小的杨不悔万里迢迢地送到她的父亲杨逍的手中。杨逍问他要什么样的报答,张无忌问答道:“纪姑姑没将我瞧低,才托我送她女儿来给你。若是我有所求而来,我 这人还值得托付么?”对此,我们还能说张无忌没有性格、没打主见、没有英雄气概么?成年之后的张无忌当然没有幼年时那样简单,但却决非人们想象的那样,年纪越大就越没有主意。不想加入明教,但却当了明教教主,当时的情况其实是:“张无忌耳听得杀声渐近,心中惶急加甚一时没了主意;寻思:“此刻救人至于一切,其余尽可缓商。”可见,张无忌并非当真没有主见,而是始终以救人为重。后来张无忌在推辞不得之后,对明教约法三章;要求明教上下人人严守教则,为善去恶行侠仗义;本教兄弟之间务须亲爱互助,有如手足,切戒自相争斗;要求明教对中原各大门派既往不咎,不再去和各大派寻仇。如此立场清醒、旗帜鲜明、思路清晰、言简意赅,又怎么能说他没有主意、没有性格、没有英雄气概?

张无忌对赵敏说"倘若大家不杀人,和和气气、亲亲爱爱的都做朋友,岂不是好?我不想报仇杀人,也盼别人也不要杀人害人。”这些话听起来实在有些孩子气、实在太“糊涂”,但其中却有清醒又清晰的思路,并且为江湖人生,实际上也为江山历史提供了另一种价值选择的可能。

张无忌确实十分随和,许多事似乎都是无可无不可;但若以为这就是无主见、无原则,那就大错而特错了。最突出的例子是我们看到张无忌可以暂时接任明教教主,但当明教势力不但震动江湖而且震动“江山”之际;张无忌却赌咒发誓决不妄想,这就是他的原则。他实在对王位、对政治不感兴趣,当然也知道自己没有那种从事传统政治斗争的天性。张无忌有的,只是对中国这样一个数千年的“文明古国”做“人道启蒙”的天赋与条件,那就是他的赤诚、天真、善良、仁爱和悲悯,和他的生命意识、做人良知、人道观念与人文情怀。在读过杨逍所着的《明教流传中土记》之后,张无忌感慨万千,顿悟“只有朝廷官府不去欺压良民,土豪恶霸不敢横行不法,到那时候,本教才能真正的兴旺”。遗憾的是张无忌这样的人即使有再多的悲天悯人之心,能做一个合格的明教教主,但肯定不是—个合格的政治家,他自己也坚决不想当一个政客,所以,他注定不是朱元璋这样的政治流氓的对手,及早退出。

最遗憾的是,问题其实还不在于当时的张无忌有何作为、如何行为,而今天的作者和读者怎样去认识张无忌的这些行动与作为。我们看到,还是有那么多的人将悲天悯人当成胸无大志,而将野心私欲当成伟业雄图:将赤诚真挚当成傻瓜笨蛋,而将撒谎骗人当成智慧精明;将救死扶伤当成软弱无用,而将杀人如麻、流血漂杵当成英雄气概;将人道的启蒙当成无知的呓语,而将霸道的逻辑当成天下惟一的人生至理箴言和历史的规范法则,岂不悲哉?

--修改节选自《何人识得张无忌》(陈墨《众生之相:金庸小说人物谈》)

书中描述

【1】谢逊叫道:“小鬼头胡说八道!”一把抓住他背心,将他掷上了木排,跟着双手连抓连掷,把张翠山和殷素素也都投上木排,大声叫道:“五弟,五妹,无忌!一路顺风,盼你们平平安安,早归中土。”又道:“无忌,你回归中土之后,须得自称张无忌,这‘谢无忌’三字,只可放在心中,却万万不能出口。”

【2】张无忌从这一天起,才起始踏入江湖,起始明白世间人心的险恶。他伸手抚着脸颊,母亲所打的这一掌兀自隐隐生疼。他知道这一掌虽是母亲打的,实则是为眼前这些恶人坏人所累。他自幼生长在父母和义父的慈爱卵翼之下,不懂得人间竟有心怀恶意的敌人。谢逊虽跟他说过成昆的故事,但总是耳中听来,直到此时,才真正面对他心目中的敌人。

【3】张无忌依法修练,练了两年有余,丹田中的氤氲紫气已有小成,可是体内寒毒胶固于经络百脉之中,非但无法化除,反而脸上的绿气日甚一日,每当寒毒发作,所受的煎熬也是一日比一日更是厉害。在这两年之中,张三丰全力照顾无忌内功进修,宋远桥等到处为他找寻灵丹妙药,甚么百年以上的野山人参、成形首乌、雪山茯苓等珍奇灵物,也不知给他服了多少,但始终有如石投大海。众人见他日渐憔悴瘦削,虽然见到他时均是强颜欢笑,心中却无不黯然神伤,心想张翠山留下的这唯一骨血,终于无法保住。

【4】张三丰带了张无忌下得少室山来,料想他已然命不长久。索性便也绝了医治的念头,只是跟他说些笑话,互解愁闷。 这日行到汉水之畔,两人坐了渡船过江。船到中流,汉水波浪滔滔,小小的渡船摇晃不已,张三丰心中,也是思如浪涛。

【5】张无忌忽道:“太师父,你不用难过,孩儿死了之后,便可见到爹爹妈妈了,那也好得很。”张三丰道:“你别这么说。太师父无论如何要想法救你。”张无忌道:“我本来想,如能学到少林派的九阳神功,去说给俞三伯听,那便好了。”张三丰道:“为甚么?”张无忌道:“盼望俞三伯能修练武当、少林两派神功,治好手足残疾。”

【6】这晚二更时分才到太平店。张三丰吩咐那船离镇远远的停泊。艄公到镇上买了食物,煮了饭菜,开在舱中小几之上,鸡、肉、鱼、蔬,一共煮了四大碗。张三丰要常遇春和周芷若先吃,自己却给无忌喂食。常遇春问起原由,张三丰说他寒毒侵入脏腑,是以点了他各处穴道,暂保性命。张无忌心中难过,竞是食不下咽,张三丰再喂时,他摇摇头,不肯再吃了。

【7】周芷若从张三丰手中接过碗筷,道:“道长,你先吃饭罢,我来喂这位小相公。”张无忌道:“我饱啦,不要吃了。”周芷若道:“小相公,你若不吃,老道长心里不快,他也吃不下饭,岂不是害得他肚饿了?”

【8】张无忌心想不错,当周芷若将饭送到嘴边时,张口便吃了。周芷若将鱼骨鸡骨细心剔除干净,每口饭中再加上肉汁,张无忌吃得十分香甜,将一大碗饭都吃光了。

【9】张三丰将张无忌抱在手里,说道:“那么咱们就此别过了。”他实不愿与魔教中人多打交道,那“后会有期”四字也忍住了不说。常遇春又再拜谢。

【10】周芷若向张无忌道:“小相公,你要天天吃饱饭,免得老道爷操心。”

【11】张无忌眼泪夺眶而出,哽咽道:“多谢你好心,可是……可是我没几天饭可吃了。”张三丰心下黯然,举起袍袖,给他擦去了腮边流下来的眼泪。周芷若惊道:“甚么?你……你……”张三丰道:“小姑娘,你良心甚好,但盼你日后走上正途,千万别陷入邪魔才好。”

【12】常遇春道:“张真人,你老人家功行深厚,神通广大,这位小爷虽然中毒不浅,总能化解罢?”张三丰道:“是!”可是伸在张无忌身下的左手却轻轻摇了两摇,意思是说他毒重难愈,只是不让他自己知道。

【13】张三丰听到“左右也是个死”六个字,心头一震,暗想:“这莽汉子的话倒也不错,眼看无忌最多不过一月之命,只好死马当作活马医了。”他一生和人相交,肝胆相照,自来信人不疑,这常遇春显然是个重义汉子,可是张无忌是他爱徒唯一的骨血,要将他交在向来以诡怪邪恶出名的魔教弟子手中,确是万分的放心不下,一时拿不定主意。

【14】次日天明,张三丰携同周芷若,与常遇春、张无忌分手。张无忌自父母死后,视张三丰如亲祖父一般,见他忽然离去,不由得泪如泉涌。张三丰温言道:“无忌,你病好之后,常大哥便带你回武当山。乖孩子,分别数月,不用悲伤。”张无忌手足动弹不得,眼泪仍是不断的流将下来。

【15】周芷若回上船去,从怀中取出一块小手帕,替他抹去了眼泪,对他微微一笑,将手帕塞在他衣襟之中,这才回到岸上张无忌目送太师父带同周芷若西去,只见周芷若不断回头扬手,直走到一排杨柳背后,这才不见。他霎时间只觉孤单凄凉,难过无比,忍不住又哭了起来。

【16】常遇春皱眉道:“张兄弟,你今年几岁?”张无忌哽咽道:“十二岁。”

【17】张无忌道:“我是舍不得太师父才哭,人家打我,我才不哭呢。你敢打我便打好了,你今日打我一拳,他日我打还你十拳。”常遇春一愕,哈哈大笑,说道:“好兄弟,好兄弟,这才是有骨气的男子汉。你这么厉害,我是不敢打你的。”张无忌道:“我动也不会动,你为甚么不敢打?”常遇春笑道:“我今日打了你,他日你跟着你太师父学好了武功,这武当派的神拳,我可挨得起十拳么?”张无忌波的一声,笑了出来,觉得这个常大哥虽然相貌凶恶,倒也不是坏人。

【18】长江自汉口到九江,流向东南,到九江后,便折向东北而入皖境。两年之前,张无忌曾乘船溯江北上,但其时有父母相伴,又有俞莲舟同行,旅途中何等快活,今日父母双亡,自己凄凄惶惶的随常遇春东下求医,其间苦乐,实在天壤之别。只是生怕常遇春发怒,心中虽然伤感,却也不敢流泪。其时身上张三丰所点的穴道早已自行通解,寒毒发作时痛楚难当,他咬牙强忍,只咬得上下口唇伤痕斑斑,而且阴寒侵袭,日甚一日。

【19】到得集庆下游的瓜埠,常遇春舍舟起旱,雇了一辆大车,向北进发,数日间到了凤阳以东的明光。常遇春知道这位胡师伯不喜旁人得知他隐居的所在,待行到离女山湖畔的蝴蝶谷尚有二十余里地,便打发大车回去,将张无忌负在背上,大踏步而行。

【20】他只道这二十余里路转眼即至,岂知他身中番僧的两记阴掌,内伤着实不轻,只走出里许,便全身筋骨酸痛,气喘吁吁的步履为艰。张无忌好生过意不去,道:“常大哥,让我自己走罢,你别累坏了身子。”常遇春焦躁起来,怒道:“我平时一口气走一百里路,也半点不累,难道那两个贼和尚打了我两掌,便叫我寸步难行?”他赌气加快脚步,奋力而行。但他内伤本就沉重,再这般心躁气浮的勉强用力,只走出数十丈,便觉四肢百骸的骨节都要散开一般,他兀自不服气,既不肯放下张无忌,也不肯坐下休息,一步步向前挨去。

  • 上一篇:仪琳
  • 下一篇:赵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