裘千仞是香港作金庸武侠小说作品《射雕英雄传》中反派人物,为金庸小说中武功绝顶的高手之一。

任江南大帮铁掌帮帮主,外号“铁掌水上飘”,留着花白胡子,身材矮小,身穿黄葛短衫,右手挥着一把大蒲扇;出家后取法名“慈恩”,在《神雕侠侣》中亦有出现,留着一部苍髯,身披缁衣,相貌凶恶,眼发异光。

他有一个孪生兄长裘千丈及一个妹妹“铁掌莲花”裘千尺

相关情节

《射雕英雄传》

裘千仞武功极强,精通铁掌,在江湖上甚有名气,武功直逼“天下五绝”,因轻功卓绝而有“铁掌水上飘”之名。

孪生哥哥裘千丈不但不学无术,还常假冒成裘千仞到处招摇撞骗。

上官剑南临终时将铁掌帮帮主之位传了给裘千仞,裘千仞非但武功惊人,而且极有才略,数年之间,将原来一个受到重创的帮会整顿得好生兴旺,自从“铁掌歼衡山”一役将衡山派打得一蹶不振之后,铁掌帮威震整个江湖。

当年“华山论剑”,王重阳等曾邀他参预,裘千仞以铁掌神功尚未大成,自知非王重阳敌手,故而谢绝赴会,十余年来隐居在铁掌峰下闭门苦练,有心要在二次论剑时夺取“武功天下第一”的荣号。

他曾在第一次华山论剑之后潜入大理皇宫,将“老顽童”周伯通与刘贵妃瑛姑的私生儿子打的奄奄一息,只为让当时的“南帝”段智兴为救人大耗内力,让他无法在第二次华山论剑中与自己为敌。

裘千仞出场甚晚,一直到丐帮君山大会上才正式露面,之前他的骗子哥哥裘千丈倒是非常活跃,时不常地冒充他而博君一笑:“这老骗子又出来了”,连黄蓉也一直认为裘千仞是个欺世盗名的大骗子,结果在铁掌山上吃了大亏,差点丧命。

由于裘千仞武功极为高强,铁掌帮在江湖上有一定的势力,再加上铁掌峰中藏有《武穆遗书》,裘千仞等又肯助纣为虐。

因此,裘千仞和铁掌帮也就成了大金国赵王爷完颜洪烈拉拢的重要对象,裘千仞也曾经一度投靠于完颜洪烈麾下,为其效力。

在青龙滩船上使开“铁掌”和郭靖的“降龙十八掌”展开激烈交战,其“铁掌”威猛虽不及“降龙十八掌”,可是掌法精奇巧妙,犹在“降龙十八掌”之上;无意中被瑛姑从他得意的笑声中认出他就是杀子凶手,便势如疯虎般要抱他拼个同归于尽,裘千仞跳水逃去。

后来在华山绝顶这一幕又再重演,这给了裘千仞以极大的打击,后来终于开始忏悔,拜入一灯大师门下出家,法号“慈恩”,铁掌帮自此一蹶不振,最后解散。

《神雕侠侣》

当日在华山绝顶顿悟前非,皈依一灯大师座下为僧,裘千仞受剃度后法名“慈恩”,诚心皈佛,努力修为,只是往日作孽太多,心中恶根难以尽除,遇到外诱极强之际,不免出手伤人,因此打造了两付铁铐,每当心中烦躁,便自铐手足,以制恶行。

约二十年后,裘千仞中了丐帮四大长老之一彭长老奸计误开杀戒,引致疯病发作,大开杀戒,于是一记“铁掌”震死彭长老,被袭击的一灯大师只防守而不愿还击,希望能点化裘千仞,结果被他的“铁掌”所伤,幸得《神雕侠侣》男主角杨过全力使出“玄铁剑法”才能勉勉强强制服裘千仞的“铁掌”,并得杨过相劝,方能保了一灯大师的性命。

其后,裘千仞到绝情谷救师叔天竺神僧和师弟朱子柳,后在绝情谷中遇到怨毒的妹妹裘千尺,一时迷茫,几乎要杀了尚在襁褓中的郭襄,黄蓉情急之下,模仿瑛姑的疯状,再一次刺激了裘千仞,使他终于大彻大悟。

在差不多十六年之后,与“金轮国师”大战一日一夜,被“龙象般若功”力所伤,一灯大师带着他到瑛姑居处请求原谅,在杨过的帮助下,终于求得瑛姑的原谅,然后方安心圆寂。

武功

铁掌功

铁掌帮开山建帮,数百年来扬威中原,靠的就是这套掌法,手掌中隐隐约约有一股黑气,打击时铿铿似金属之音,掌法精奇巧妙,凌厉至极。

阴阳归一

铁掌功十三绝招之一,左掌在右掌上一拍,右掌斜飞而出,直击对手小腹,最是猛恶无比。

有关情节

裘千仞虽然是书中武功不亚于「天下五绝」的人物,但他出场甚晚,一直到丐帮君山大会上才正式露面,之前他的骗子哥哥裘千丈倒是非常活跃,常不时地冒充他出现一下,博读者一笑:「这老骗子又出来了。」这种感觉不仅读者有,连黄蓉也一直认为裘千仞是个欺世盗名的大骗子,结果在「铁掌山」上吃了大亏,差点丧命。?

裘千仞应算《射雕英雄传》第三大用毒高手,第一是「西毒」欧阳锋,此老外毒心毒均至化境;第二是灵智上人,这大和尚心毒胜过本身的毒砂掌,故列第二;裘千仞虽然在修炼掌功时使用毒物,但只作增进内力之用,掌上并没有毒性,但其心毒尤胜灵智上人,可惜无外毒相辅,只能位列第三。?

由于裘千仞武功极为高强,「铁掌帮」在江湖上有一定的势力,再加上「铁掌峰」中藏有《武穆遗书》,裘千仞等又肯助纣为虐。因此,裘千仞和「铁掌帮」也就成了大金国「赵王」完颜洪烈拉拢的重要对象。

裘千仞也曾经一度投靠于完颜洪烈麾下,为其效力。

他曾在第一次「华山论剑」之后潜入大理皇宫,将刘贵妃瑛姑的私生儿子打得奄奄一息,只为让当时的「南帝」段智兴为救人大耗内力,让他无法在第二次「华山论剑」中与自己为敌。

当瑛姑看到自己的孩儿被杀,一头青丝转眼前变成白发的场面,我实感到脊背发冷,着实为裘千仞的心毒而心惊肉跳。?

这段经历给裘千仞也带来了无穷的麻烦,青龙滩上瑛姑从他得意的笑声中认出他就是杀子凶手,便势如疯虎般要抱他拼个同归于尽。

后来在华山绝顶这一幕又再重演,这给了裘千仞以极大的打击,后来终于开始忏悔,拜入一灯大师门下出家,法号「慈恩」。

最终结局

在《神雕侠侣》中,裘千仞虽然出家,但难以遏制自己的杀念,后 在「绝情谷」中遇到怨毒千丈的妹妹裘千尺,一时迷茫,几乎要杀了尚在襁褓中的郭襄。

黄蓉情急之下,模仿瑛姑的疯状,再一次刺激了裘千仞,使他终于大彻大悟。

后为金轮法王打伤,一灯大师带着他到瑛姑居处请求原谅,在杨过的帮助下,终于求得瑛姑的原谅,然后才安心圆寂。?

书中描述

【1】那老者微一欠身,也不回札,淡淡的道:“陆庄主不必多礼。”陆庄主道:“敢问太公高姓大名。”老者道:“老夫姓裘,名叫千仞。”陆庄主惊道:“敢是江湖上人称铁掌水上飘的裘老前辈?”裘千仞微微一笑,道:“你倒好记性,还记得这个外号。老夫已有二十多年没在江湖上走动,只怕别人早忘记啦!”

【2】裘千仞一捋胡子,笑道:“也没甚么大不了的事,总是老夫心肠软,尘缘未尽……嗯,我想借个安静点儿的地方做会功夫,咱们晚间慢慢细说。”

【3】陆庄主见他神色间似无恶意,但总不放心,问道:“老前辈道上可曾撞到黑风双煞么?”裘千仞道:“黑风双煞?这对恶鬼还没死么?”陆庄主听了这两句话心中大慰,说道:“英儿,请裘老前辈去我书房休息。”裘千仞向各人点点头,随了陆冠英走向后面。

【4】陆庄主虽没见过裘千仞的武功,但素仰他的威名,知道当年东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五人在华山绝顶论剑,也曾邀他到场,只是他适有要事,未能赴约,但既受到邀请,自是武功卓绝,非同小可,纵使不及王重阳等五人,谅亦相差不远,有他在这里,黑风双煞是不能为恶的了,当下向郭靖及黄蓉道:“两位还没走,真好极了。这位裘老前辈武功极高,常人难以望其项背,天幸今日凑巧到来,我还忌惮甚么对头?待会两位请自行在卧室中休息,只要别出房门,那就没事。”

【5】黄蓉听得庄丁的足步声,急忙转身摇手,示意不可声张,同时连连向陆庄主招手,要他过来观看。陆庄主生怕要是不去,这位小姐发起娇嗔来,非惊动裘千仞不可,当下命庄丁放轻脚步,将自己扶过去,俯眼窗纸,在黄蓉弄破的小孔中向里一张,不禁大奇,只见裘千仞盘膝而坐,双目微闭,嘴里正喷出一缕缕的烟雾,连续不断。

【6】黄蓉笑道:”这老头儿好玩得紧,肚子里生了柴烧火!”陆庄主道:“那你又不懂啦,这是一门厉害之极的内功。”黄蓉道:“难道他嘴里能喷出火来烧死人么?”这句话倒非假作痴呆,裘千仞这般古怪功夫,她确是极为纳罕。陆庄主道:“火是一定喷不出来的,不过既能有如此精湛的内功,想来摘花采叶都能伤人了。”黄蓉笑道:“啊,碎挼花打人!”陆庄主微微一笑,说道:“姑娘好聪明。”

【7】陆庄主见裘千仞如此功力,心下大慰,命陆冠英传出令去,派人在湖面与各处道路上四下巡逻,见到行相奇特之人,便以礼相敬,请上庄来;又命人大开庄门,只待迎宾。

【8】到得傍晚,归云庄大厅中点起数十支巨烛,照耀得白昼相似,中间开了一席酒席,陆冠英亲自去请裘千仞出来坐在首席。郭靖与黄蓉坐了次席,陆庄主与陆冠英在下首相陪。陆庄主敬了酒后,不敢动问裘千仞的来意,只说些风土人情不相干的闲话。

【9】酒过数巡,裘千仞道:“陆老弟,你们归云庄是太湖群雄的首脑,你老弟武功自是不凡的了,可肯露一两手,给老夫开开眼界么?”陆庄主忙道:“晚辈这一点微未道行,如何敢在老前辈面前献丑?再说晚辈残废已久,从前恩师所传的一点功夫,也早搁下了。”裘千仞道:“尊师是哪一位?说来老夫或许相识。”

【10】裘千仞道:“老弟春秋正富,领袖群雄,何不乘此时机大大振作一番?

【11】出了当年这口恶气,也好教你本派的前辈悔之莫及。”陆庄主道:“晚辈身有残疾,无德无能,老前辈的教诲虽是金石良言,晚辈却是力不从心。”裘千仞道:“老弟过谦了。在下眼见有一条朗路,却不知老弟是否有意?”陆庄主道:“敢请老前辈指点迷津。”裘千仞微微一笑,只管吃菜,却不接口。

【12】裘千仞道:”老弟既然不愿见示师门,那也罢了。归云庄威名赫赫,主持者自然是名门弟子。”陆庄主微笑道:“归云庄的事,向来由小儿冠英料理。他是临安府云栖寺枯木大师的门下。”裘千仞道:“啊,枯木是仙霞派中的好手,那是少林一派的旁支,外家功夫也算是过得去的。少庄主露一手给老朽开开眼界如何?”陆庄主道:“难得裘老前辈肯加指点,那真是孩儿的造化。”

【13】郭靖与黄蓉大声喝彩,连叫:“好拳法!”陆冠英收势回身,向裘千仞一揖归座。裘千仞不置可否,只是微笑。陆庄主问道:“孩儿这套拳还可看得么?”裘千仞道:”也还罢了。”陆庄主道:“不到之处,请老前辈点拨。”

【14】裘千仞道:“令郎的拳法用以强身健体,再好不过了,但说到制胜克敌,却是无用。”陆庄主道:“要听老前辈宏教,以开茅塞。”郭靖也是好生不解:

【15】裘千仞站起身来,走到天井之中,归座时手中已各握了一块砖头。只见他双手也不怎么用劲,却听得格格之声不绝,两块砖头已碎成小块,再捏一阵,碎块都成了粉未,籁籁籁的都掉在桌上。席上四人一齐大惊失色。

【16】裘千仞将桌面上的砖粉扫入衣兜,走到夭井里抖在地下,微笑回座,说道:“少庄主一拳碎砖,当然也算不易。但你想,敌人又不是砖头,岂能死板板的放在那里不动?任由你伸拳去打?再说,敌人的内劲若是强过了你,你这拳打在他身上,反弹出来,自己不免反受重伤。”陆冠英默然点头。

【17】裘千仞叹道:“当今学武之人虽多,但真正称得上有点功夫的,也只寥寥这么几个而已。”黄蓉问道:“是哪几个?”裘千仞道:“武林中自来都说东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五人为天下之最。讲到功力深厚,确以中神通王重阳居首,另外四人嘛,也算各有独到之处。但有长必有短,只要明白了各人的短处,攻隙击弱,要制服他们却也不难。”

【18】裘千仞道:“王重阳是已经过世了。那年华山论剑,我适逢家有要事,不能赴会,以致天下武功第一的名头给这老道士得了去。当时五人争一部《九阴真经》,说好谁武功最高,这部经就归谁,当时比了七日七夜,东邪、西毒、南帝、北丐尽皆服输。后来王重阳逝世,于是又起波折。听说那老道临死之时,将这部经书传给了他师弟周伯通。东邪黄药师赶上门去,周伯通不是他对手,给他抢了半部经去。这件事后来如何了结,就不知道了。”

【19】黄蓉道:”既然你老人家武功第一,那部经书该归您所有啊。”裘千仞道:”我也懒得跟人家争了。那东邪、西毒、南帝、北丐四人都是半斤八两,这些年来人人苦练,要争这大下第一的名头。二次华山论剑,热闹是有得看的。”黄蓉道:“还有二次华山论剑么?”裘千仞道:“二十五年一世啊。

【20】黄蓉道:”您老人家明年上华山吗?要是您去,带我们去瞧瞧热闹,好不?我最爱看人家打架。”裘千仞道:“嘿,孩子话!那岂是打架?我本是不想去的,一只脚已踏进了棺材了,还争这虚名干甚么?不过眼下有件大事,有关天下苍生气运,我若是贪图安逸,不出来登高一呼,免不得万民遭劫,生灵涂炭,实是无穷之祸。”四人听他说得厉害,忙问端的。

  • 上一篇:完颜洪烈
  • 下一篇:穆念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