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狐冲,金庸武侠小说《笑傲江湖》的男主角。由华山派掌门岳不群抚养长大,传授武功,为华山派大弟子。令狐冲生性放荡不羁,爽朗豁达,豪迈潇洒,不拘小节,喜欢乱开玩笑,却有高度的忠义心,天生侠义心肠,并且深情不移。钟情青梅竹马的小师妹岳灵珊,后因缘际会结识并爱上了"老婆婆"的任盈盈,至此成为灵魂伴侣,最终与其结为夫妻,退隐江湖。

生平

令狐冲自小无父无母,由师父华山派掌门“君子剑”岳不群和其妻师母宁中则扶养授武,情同亲生父母。

令狐冲在派中是大师兄,原本和青梅竹马的小师妹─岳不群和宁中则独女岳灵珊两情相悦,但后来却因种种变故,岳灵珊转而爱上了林平之

令狐冲在思过崖上得到太师叔风清扬传授“剑魔”独孤求败的绝学“独孤九剑”,此后剑法大进,但也因为风清扬交代不可说出他的下落,被怀疑武艺精进的原因是私吞林家传宝物─《辟邪剑谱》。

令狐冲身受华山剑宗成不忧掌击内伤、内力全失的情况下,最后却能靠独孤九剑击败企图夺取华山掌门人的剑宗高手封不平,被旁人戏称:“剑宗的师叔内力高,气宗的徒儿剑法高,这不是倒过来玩了吗?”。接着更以独孤九剑一剑刺盲十五个由左冷禅派来的蒙面高手。

之后令狐冲在洛阳与日月神教(武林正派人士称之为“魔教”)绿竹翁及圣姑任盈盈相遇。令狐冲初时道盈盈为年高德劭的婆婆,而盈盈除传授琴艺,亦常细心聆听令狐冲倾诉心声,不其然爱上令狐冲。

日月神教众与江湖豪杰为讨好盈盈,沿路迎接令狐冲并设法医治令狐冲内伤,最后聚于五霸岗。令狐冲广交各路好友,包括祖千秋、老头子、蓝凤凰、计无施等人。

而后令狐冲发现了盈盈是个秀丽绝伦的少女,他也知道任盈盈对他有爱慕之意,可惜他心里依然深爱他的小师妹。由于令狐冲内伤伤重昏迷,任盈盈遂背负令狐冲前往少林寺,愿以自己性命交换少林方丈传授令狐冲少林寺绝世神功《》以救治令狐冲的性命。

令狐冲于少林寺清醒后不愿改派投入少林寺,出寺后于路途撞见遭到围攻之日月神教“天王老子”向问天,令狐冲助其打退各路好手,两人义结金兰。两人前赴梅庄,向问天利用令狐冲救出囚禁于西湖底的任我行,将令狐冲关押在地牢,结果令狐冲无意中习得了任我行刻在地牢内的“吸星大法”,内力大进。

令狐冲经由莫大得知盈盈为救自己而拘禁于少林寺中,率同日月神教部属前去相救。不料中计,被围困在少林寺,幸而发现秘道逃脱。他又偷偷潜回少林寺,在寺中遇上任我行、向问天及盈盈和方证大师等正派高手,双方比武赌斗。岳不群以冲灵剑法(令狐冲和岳灵珊共同创立的剑法)引诱令狐冲,并暗示会让岳灵珊嫁给他,要他假装败给自己。令狐冲想到任盈盈对自己情深意重,不忍让三人留在少林寺。在思考如何善后的过程中无意中击败岳不群。

令狐冲心里依然深爱其师妹,不过他对任盈盈的情深意重感到感动,因此决定和任盈盈一起到老。任盈盈心思慎密,她又怎会不知道?但是她选择装糊涂留在令狐冲身边。

四人随后前去黑木崖顶重夺日月神教教主之位,不料令狐冲、向问天、任我行当世三大高手合攻东方不败却迟迟未果,最后由盈盈劫持东方不败情人,令东方不败分心,杀死东方不败。随后任我行欲将盈盈嫁给令狐冲,并要他加入教派。除此,任我行暗示令狐冲学习吸星大法的后遗症,要挟除非令狐冲加入日月神教,否则不教授他化解之法。令狐冲不愿,遂与盈盈再次分离。

令狐冲以恒山派掌门身份前往嵩山并派仪式中,与盈盈重逢,并助师父岳不群成为五岳剑派掌门,然而随后发现岳不群懂得辟邪剑法,对师傅感到恐惧。

后来,岳灵珊和林平之一起去找青城派的掌门余沧海和塞北明驼木驼峰报仇,报仇的过程中林平之被弄瞎双眼,令狐冲与任盈盈沿途保护。令狐冲对任盈盈的大方感到欣赏,并从对她的心意感动到有好感,不觉中爱上她。

岳灵珊和宁中则之死后,令狐冲渐渐发觉恩师的为人非常不堪,并对其为人感到失望。

在岳不群所设计的华山思过崖山洞五岳剑派聚会中,令狐冲险些与盈盈命丧黄泉,出山洞后遭岳不群擒住,后得仪琳及时相救。

此时任我行率领教众前赴华山顶消灭五岳剑派,并再次命令狐冲加入,令狐冲不愿,任我行遂宣誓一个月后消灭恒山派。

一个月后,日月神教上得恒山,不过此时教主为盈盈,原来任我行无法压制吸星大法的来的真气而暴毙。令狐冲与任盈盈和平解决后,亦互赠文定之礼。盈盈服丧完三年后与令狐冲成婚。

最后,盈盈在华山路上跟令狐冲说:“想不到我任盈盈竟跟你这只大马猴扣在一起。”自此封剑隐居,笑傲江湖。

金庸在后记说,令狐冲追求自由的人,他爱小师妹、爱任盈盈都不自由,最后还是落到爱情的枷锁内,或许,在仪琳单相思中,他才真正自由。

身份

  • 令狐冲登场时25岁,为华山派大弟子,后来被岳不群逐出师门。
  • 令狐冲于少林寺遇到被岳不群暗算的恒山派掌门定闲师太,临危受命任恒山派掌门。由于在思过崖曾透过魔教十长老刻下的图案,知悉五岳剑派失传剑招,故亦传授恒山派弟子所有恒山派失传剑招。最后在将所有事情处理完毕后,传掌门之位给仪清。

武功

令狐冲初时为华山派首徒,熟习华山剑法,也曾与小师妹岳灵珊自创冲灵剑法。而后在思过崖上,意外进入一洞穴中,见到了魔教十长老拆解五岳各派剑法的绝招,在数月的专研下习得了五岳剑法以及其破解的方式。而后令狐冲遇上了剑宗太师叔风清扬,得蒙传承“剑魔”独孤求败的绝学独孤九剑,剑法造诣之高,实无多少人能作为他的对手。

不过令狐冲在受伤之际,被桃谷六仙灌以六道真气治疗,之后又被不戒和尚灌以两道真气,体内真气之混乱,连“杀人名医”平一指也束手无策。不料在梅庄的地牢中,习得了任我行所留的吸星大法之秘诀,体内真气尽归己身所有。不过当吸星大法吸去别人武功时,往往会产生并发症,而后状况越严重。令狐冲在不适之际,承得了少林方丈方证大师代转达“风清扬太师叔所传达的内功方法”,而令狐冲情况逐渐好转,最后在盈盈的告知下,才知道自己已学得了少林派内功秘笈。

吸星大法

将别人的内力吸收,将这些别人的内力化成自己体内的内力,将内力散入经脉,或将真气排出,如散入经穴,再汇而为一,那便多一分强一分。

易筋经

高级内功心法,能调理体内的气息,融会贯通。任何平庸武功在易筋经摧动之下均能化腐朽为神奇。

独孤九剑

剑法分做九大部分:总诀式、破剑式、破刀式、破枪式、破鞭式、破索式、破掌式、破箭式、破气式,分别是依据不同兵器而生的对招方式,而就其本质来说,则可理解为“与九种不同兵器对阵时,所采用的攻防观念”。其中最需要注意的,是使用掌法或其它拳脚功夫的对手,原因是这一类的对手不用兵刃,自然在拳脚与内力上有高超之处,而且武学修为也已到一境界,有无兵器已相差不多。

感情

令狐冲从小便与小师妹岳灵珊一同练剑、一同玩耍,可谓是标准的青梅竹马。长大后,令狐冲暗恋着小师妹,其中夹杂着兄妹之情、男女之情,不料在林平之拜入华山派门下后,身在思过崖的令狐冲却发现小师妹与林平之越来越亲近;在不小心弹走小师妹的爱剑后,更感到失落。而在被逐出师门后,令狐冲也发觉到自己与小师妹渐行渐远,十分悲伤,宁愿寻死。

令狐冲在受重伤之时,于洛阳城遇上日月神教绿竹翁以及“婆婆”任盈盈。令狐冲初时道盈盈为年高德劭的婆婆,常常向其倾吐心声,而盈盈也因如此喜欢上令狐冲,日月神教教众在获知她的心思之后劳师动众的出动为令狐冲治伤,给足了他的面子。而后令狐冲发现了盈盈是个秀丽绝伦的少女,他就开始对盈盈的美丽有情不自禁欣赏,也对她有了感觉,也有着敢在她面前“言语不规矩”的亲密感觉,后来,盈盈甚至还将受伤的自己背到少林寺中,以生命相救,令狐冲亦渐渐爱上了她。令狐冲也因此率众上少林寺将盈盈救回。而后两人感情越来越深,虽然在小师妹死后,令狐冲还是思念着她,不过却也不碍两人之间的感情。在盈盈服丧三年后,两人顺利成婚,封剑退隐,笑傲江湖。

另外,恒山派女尼仪琳也始终暗恋着令狐冲,虽然仪琳之父母分别都曾向令狐冲逼婚,但是令狐冲始终不答应,仪琳也不愿伤害心上人。两人虽并非情人,却也是相当要好的朋友。

性格

令狐冲生性放荡不羁,爽朗豁达,豪迈潇洒,不拘小节,却有高度的忠义心,并且深情不移。诸如他对岳不群始终敬畏、对任盈盈具有义气、对岳灵珊念念不忘。天生侠义心肠,三番四次挽救恒山派。 喜欢乱开玩笑(钟镇曾问他:你是什么东西?他立刻回答:那你是什么南北?)。自幼便嗜酒如命,对酒道亦有见解。亦爱广交五湖四海朋友,无论正邪,值得交往的,都愿意和他当好朋友,与师父君子剑岳不群大为不同。对门派非常注重,如少林方证大师愿收他为俗家弟子,授以

金庸也表示过,自己很喜欢令狐冲与杨过之类的人物。

人物经历

令狐冲幼时父母双亡,由华山派掌门岳不群夫妇收为首徒,抚养长大。

因衡山派刘正风金盆洗手,邀请各大门派前来,因此令狐冲同众人前去衡山。

途遇恒山派仪琳受采花贼田伯光胁迫,用计将田伯光引开救出仪琳,并躲入山洞。后田伯光发现中计折返,令狐冲便拦住他让仪琳逃走,仪琳再三追问其姓名,令狐为保仪琳名声而假冒年纪较大的劳德诺,并为了让仪琳安心逃走便说“一见尼姑,逢赌必输”,仪琳这才离开。

但不久之后田伯光在衡阳城追上仪琳,并把她带到回雁楼。令狐冲也来到回雁楼,见到两人后身份也自然明 了。为救仪琳耳语田伯光解围兄弟,也不断编造见尼姑倒霉的话语让田伯光放了仪琳。?

后泰山派迟百城见到田伯光便想为杀掉田伯光却被轻易杀死,天松道人也被打成重伤,但因仪琳而饶过。

令狐冲与田伯光打赌坐着打斗,用计打赢了坐着的田伯光,让田伯光拜仪琳为师但田伯光觉得十分丢脸而离开,令狐冲也受重伤。

后青城派罗人杰见到他们两人十分无礼,令狐冲知道其恶性而出言讥讽。但因受重伤而被罗人杰刺中,但自己也刺死了他。后来令狐冲被日月神教长老曲洋所救?。

适逢福州福威镖局大难,岳不群收福威镖局少镖头林平之为徒。

刘正风金盆洗手之际,因被诬蔑勾结日月神教长老曲洋,被五岳剑派盟主左冷禅阻挠,惨遭灭门?。

令狐冲巧遇曲刘二人,被授《笑傲江湖》曲谱。因其行事任性,屡犯门规,令狐冲违逆师命,被罚面壁思过?。

在思过崖上机缘巧合,得华山前辈风清扬传独孤九剑,自此剑法大进?。

后与华山剑宗夺门之人恶斗,内力大伤,桃谷六仙、不戒和尚胡乱医治,内力尽失,命不久长。

来到洛阳林平之外祖父家中,几经周折,《笑傲江湖》曲谱被当做《辟邪剑谱》,为洗脱冤屈,来到洛阳郊外请熟知音律之人辨识。此番相遇,与奏琴之人结缘,更感人间情谊,多日来此处习琴品酒?。

从洛阳辞别,却在途中大受江湖中人殊遇,在五霸冈上与群雄聚会。不知何故,群雄纷纷散去,却见当日授琴的“婆婆”?。

种种纠缠、恶斗,令狐冲再受重伤,才知这位“婆婆”其实是位年轻姑娘,名叫盈盈,已对自己情愫暗生?。

此后辗转少林寺,承蒙住持方证愿传《易筋经》治疗内伤,又得知已被华山派逐出。令狐冲不愿皈依,毅然离去。

无意中与日月神教向问天联手,共御正邪强敌,终出虎口,两人义结金兰?。

为治令狐冲内伤,两人前往梅庄,向问天以琴棋书画珍品为饵,赌梅庄中无人能剑胜令狐冲。无奈,令狐冲五战梅庄好汉,尽皆告捷。梅庄四位庄主垂涎宝物,请令狐冲到梅庄深处囚室与一位任姓前辈较量。向问天从中使计,偷天换日。令狐冲不明不白误入囚室,却习得吸星大法,内伤得愈????。

令狐冲故伎重施,得以脱困。而任姓前辈竟为日月神教前任教主任我行,软硬兼施,邀令狐冲入魔教。令狐冲不愿受迫,愤然离去。途中搭救恒山派众人?。

令狐冲护送恒山弟子乘船回山,中途遇见衡山掌门莫大,得知盈盈被困少林寺,率领群豪前去相救,中伏脱险后回少林寺见到任我行等人,并与岳不群交手?。

令狐冲回恒山接任掌门,遭东方不败手下暗算,任盈盈及时出现挫败日月神教阴谋。令狐冲安排好恒山事宜与盈盈等人赶往黑木崖,一场苦战,险胜东方不败,任我行重任教主?。

为阻止左冷禅合并五岳剑派,令狐冲率领恒山派到嵩山。令狐冲难忘旧情,比武中被小师妹所伤。而岳不群竟使出辟邪剑谱的武功,刺瞎左冷禅双眼,夺得五岳盟主?。

下嵩山,群雄散讫,令狐冲与盈盈相聚,二人几经生死患难,终成知心情侣。眼见林平之复仇,剑法亦是辟邪剑法。重重纠葛,小师妹丧于林平之之手,师母自尽,令狐冲悲痛不已。

恒山派中,令狐冲、任盈盈二人被仪琳之母为难;思过崖洞内,凭借磷光,二人侥幸脱身。出山洞后遭岳不群擒住,幸得仪琳及时相救?。

任我行再任教主,野心大盛,意欲吞并武林。令狐冲及恒山弟子,大义凛然,拒不入盟。幸得天眷鸳鸯,“魔”教易主,一场浩劫就此化解,几十年恩怨尽归尘土?。

人物关系

师父:岳不群、风清扬

师母:宁中则

妻子:任盈盈

太师叔:风清扬(授独孤九剑)

岳父任我行

义兄:向问天

师弟妹:岳灵珊、劳德诺、梁发、施戴子、高根明、陆大有、陶钧、英白罗等

好友:蓝凤凰、田伯光、老头子、祖千、计无施、黄伯流、桃谷六仙等

外貌描写

床上那人虽然双目紧闭,但长方脸蛋,剑眉薄唇,正便是昨日回雁楼头的令狐冲?。

人物武功

独孤九剑

笑傲江湖中,上代华山剑宗高手风清扬传之于徒孙令狐冲。令狐冲悟得部份独孤九剑后,瞬即武学实力大大提升,剑术一项上击败不少高手。以后,令狐冲在少林寺看到任我行与方证拆掌时,才明白破掌式要20年的时间方能运用自如。此外,令狐冲也未学成破气式?。

易筋经

《笑傲江湖》中介绍易筋经神功,乃东土禅宗初祖达摩老祖所创,威力极大,"是以数百年来非其人不传,非其缘不传。纵然是少林寺本派出类拔萃的弟子,如无福缘,也不获传授。"《笑傲江湖》中令狐冲身中几股真气,只有易筋经能解,但先决条件 是必须加入少林。令狐冲宁愿身死也不学此经。由于他为江湖立下若干功劳,方证大师假风清扬之口,将此经传于令狐冲?。

吸星大法

可以吸引他人内功而自己所使用,正邪两派谈及吸星大法无不谈虎色变。吸星大法脱胎于逍遥派的北冥神功和丁春秋化功大法,乃其升级版。吸星大法大部分继承了化功大法,因而邪多于正,沦为邪派武功?。

五岳剑法

令狐冲在思过崖洞中石壁上所学的武功,石壁上的五岳剑法较之五岳派现存的剑法更加精妙绝伦(现存的五岳剑法多是原本剑法的残招),以及其破招都是魔教十大长老被困时所刻,被令狐冲无意中发现,后又被岳灵珊发现,在五岳派比武中被华山派明示天下?。

华山剑法

多为岳不群所授,主要招式有:白云出岫、有凤来仪、天绅倒悬、白虹贯日、苍松迎客、金雁横空、无边落木、青山隐隐、古柏森森,另有岳夫人宁中则传授的“无双无对、宁氏一剑”。至于威力招式均是稀松平常之至,是令狐冲练成“独孤九剑”之前所用的主要武功。

人物评价

仲浩群:“令狐冲不仅拥有老庄“无为而为”的精神特质,还具有一颗赤子之心。”?

姜燕:“令狐冲豪气万丈,洒脱不羁”,“他的自由天性,与他所生存的情境,以及由此限定的他的现实追求,终究会将他抛入一种格格不入的多难状态,小说中与朋友相交是令狐冲情感世界中极为丰富动人的一部分,令狐冲正式通过与他们结交、相知,一步步走出盲从。回归了自我,开始了笑傲江湖的旅程”?。

倪匡:“令狐冲性格最可爱处是在于不羁,名门正派的戒律,能使他在思想上有一定的约束,但是在行为上,他却处处在突破这种约束。在自然而然之中,流露他的真性情。他不执着,不在乎,潇洒浪漫之处,在金庸笔下所有男主角之上,允称第一。”?

金庸:“令狐冲不是大侠,是陶潜那样追求自由和个性解放的隐士。”?

书中描述

【1】这些人身上都披了油布雨衣,奔近之时,看清楚原来是一群尼姑。当先的老尼姑身材甚高,在茶馆前一站,大声喝道:“令狐冲,出来!”

【2】定逸师太眼光在众人脸上掠过,租声粗气的叫道:“令狐冲躲到哪里去啦?快给我滚出来。”声音比男子汉还粗豪几分。

【3】林平之寻思:“原来他们说了半天的大师哥名叫令狐冲。此人也真多事,不知怎地,却又得罪这老尼姑了。”

【4】定逸哼了一声,说道:”你华山派的门规越来越松了,你爹爹老是纵容弟子,在外面胡闹,此间事情一了,我亲自上华山来评这个理。”灵珊急道:“师叔,你可千万别去。大师哥最近挨了爹爹三十下棍子,打得他路也走不动。你去跟爹爹一说,他又得挨六十棍,那不打死了他么?”定逸道:“这畜生打死得愈早愈好。灵珊,你也来当面跟我撒谎!甚么令狐冲路也走不动?

【5】一个中年尼姑走上一步,说道:”泰山派的师兄们说,天松道长在衡阳城中,亲眼见到今狐冲师兄,和仪琳师妹一起在一家酒楼上饮酒。那酒楼叫做么回雁楼。仪琳师妹显然是受了令狐冲师兄的挟持,不敢不饮,神情……神情甚是苦恼。跟他二人在一起饮酒的,还有那个……那个……无恶不作的田……田伯光。”

【6】你们师父就算护犊不理,我可不能轻饶。这万里独行田伯光贻害江湖,老尼非为天下除此大害不可。只是我得到讯息赶去时,田伯光和令狐冲却已挟制了仪琳去啦!我……我……到处找他们不到……”她说到后来,声音已甚为嘶哑,连连顿足,叹道:”唉,仪琳这孩子,仪琳这孩子!”

【7】那天门道人满脸煞气,似是心中郁积着极大的愤怒要爆炸出来,左手在太师椅的靠手上重重一拍,喝道:“令狐冲呢?”他这一句话声音极响,当真便如半空中打了个霹雳。

【8】林平之心想:“他们又在找令狐冲啦。这个令狐老儿,闯下的乱子也真不少。”

【9】天门道人怒道:“他还敢来?他还敢来?令狐冲是你华山派的掌门大弟子,总算是名门正派的人物。他居然去跟那奸淫掳掠、无恶不作的采花大盗田伯光混在一起,到底干甚么了?”

【10】天门道人一顿足,站浑身来,怒道:“你还在胡说八道,给令狐冲这狗崽子强辩。天松师弟,你……你说给他听,你怎么受的伤?令狐冲识不识得田伯光?”

【11】一个三十来岁、英气勃勃的汉子走了进来,先向主人刘正风行了一礼,又向其余众前辈行礼,然后转向天门道人说道:“师父,天柏师叔传了讯息来,说道他率领本门弟子,在衡阳搜寻田伯光、令狐冲两个淫贼,尚未见到踪迹……”

【12】只听那泰山派弟子续道:“但在衡阳城外,却发现了一具尸体,小腹上插着一柄长剑,那口剑是令狐冲那淫贼的……”天门道人急问:“死者是谁?”

【13】只见门板上那尸体的腹部插着一柄利剑。这剑自死者小腹插入,斜刺而上。一柄三尺长剑,留在体外的不足一尺,显然剑尖已插到了死者的咽喉,这等自下而上的狠辣招数,武林中倒还真少见。余沧海喃喃的道:“令狐冲,哼,令狐冲,你……你好辣手。”

【14】余沧海只向她瞥了一眼,便不再看,一直凝视着罗人杰尸体上的那柄利剑,见剑柄上飘着青色丝穗,近剑柄处的锋刃之上,刻着“华山令狐冲”五个小字。他目光转处,见劳德诺腰间佩剑一模一样,也是飘着青色丝穗,突然间欺身近前,左手疾伸,向他双目插了过去,指风凌厉,刹那间指尖已触到他眼皮。

【15】余沧海寻思:“致人杰于死这一招,长剑自小腹刺入,剑尖直至咽喉,难道令狐冲俯下身去,自下而上的反刺?他杀人之后,又为甚么不找出长剑,故意留下证据?莫非有意向青城派挑衅?”忽听得仪琳说道:“余师伯,令狐大哥这一招,多半不是华山剑法。”

【16】定逸怒道:“我没耳朵么?要你提醒。”她听得仪琳叫令狐冲为“令狐大哥”,心头早已有气,余沧海只须迟得片刻说这句话,她已然开口大声申斥,但偏偏他抢先说了,言语又这等无礼,她便反而转过来回护徒儿,说道:“她顺口这么叫,又有甚么干系?我五岳剑派结义为盟,五派门下,都是师兄弟、师姊妹,有甚么希奇了?”

【17】突然间青影一晃,余沧海闪到门前,挡住了去路,说道:“此事涉及两条人命,便请仪琳小师父在此间说。”他顿了一顿,又道:“迟百城贤侄,是五岳剑派中人。五派门下,大家都是师兄弟,给令狐冲杀了,泰山派或许不怎么介意。我这徒儿罗人杰,可没资格跟令狐冲兄弟相称。”

【18】仪琳应道:“是!弟子没做甚么有违师训之事,只是田伯光这坏人,这坏人……他……他……他……”定逸点头道:“是了,你不用说了,我都知道。我定当杀田伯光和令狐冲那两个恶贼,给你出气……”

【19】众人听了,都是一惊。天门道人听说令狐冲已死,怒气登时消灭,大声问道:“他怎么死的,是谁杀死他的?”

【20】余沧海不禁感到得意,心道:“原来令狐冲这恶棍竟是给人杰杀的。如此说来,他二人是拚了个同归于尽。好,人杰这孩子,我早知他有种,果然没堕了我青城派的威名。”他瞪视仪琳,冷笑道:“你五岳剑派的都是好人,我青城派的便是坏人了?”

  • 上一篇:李莫愁
  • 下一篇:岳不群